榫卯,与时代相伴的没落与中兴?

2017年10月25日

从孩童们的组合积木,到让成年人挠头的鲁班锁,当代建筑结构中,虽然不见了榫卯的身影,但与之相关的物件却无不体现着奇巧与精妙。

 

作为一门自春秋时起延续下来的传统技术,在木质材料主导的时代,不论是巍峨如北京紫禁城、天坛祈年殿,还是精致到大观园里的红木的茶盘与雕花的梳篦,都凝结着榫卯那种不用一颗钉子,一滴胶水,整体浑然天成的智慧。

 

以材为祖

“凡构屋之制,皆以材为祖”,榫卯结构亦不例外。木之特质,拥有其他材料不可比拟的特质与美感。木头来自森林,借助太阳的能量,以自然界中的水和二氧化碳为原料,通过光合作用生长而成。木头给人的直观感受是温暖、质朴和独特的,平顺的纹理、柔和的触感、优雅的气味,使人置身于其中,仿佛回归自然,这也是木质建筑区别于钢筋水泥的最大特点。

 

何为榫卯?

简单来说,就是为了连接两个木质构件,所雕刻出的一种凹凸结合的形状。凸出部分叫榫(或榫头);凹进部分叫卯(或榫眼、榫槽),榫和卯咬合,好似人体的关节一般,将高低、长短的木件巧妙组合,并可以有效地限制木件向各个方向的扭动。

 

在中国古代,榫卯结构的建筑以其动而不塌、晃而不散的防震特点,而备受建筑师的推崇,直到今天,日本的很多房屋依旧多采用榫卯结构,一则木质材料本身具有一定张力,可产生形变,二则榫与卯之间咬合的间隙,也可吸收震感。

 

 

渐趋没落

随着中国历史上几次大兴土木对森林的挥霍,在一次又一次的“蜀山兀,阿房出”中 ,能为传统房屋建造所用的木材日趋稀少,唐朝大明宫的建造,更是几乎消耗掉了秦岭以北的所有林木。与之相伴的榫卯技术,也开始没落。

一些榫卯的设计,本身咬合受力就比较复杂,在受力方向违背木头的纹理的情况下,连接部位就很容易磨损,因此,榫卯连接虽然省去了钉子和粘合剂,却对木质要求极高,现代用碎木压缩的复合板,根本无法承受。

 

以上种种,注定了榫卯建筑当代中国逐渐式微,变得日趋小众化。即使是专业的木工设计师,也很少有人了解所有的榫卯结构,一些匠心独运的榫卯设计已经失传,遗留下来的也大多成了印在纸上的平面结构图。

 

同时,由于榫卯自身立体拼接的特点,这样的平面图实则很难作为普遍性的教材,使人了解各种榫卯的设计构思。

 

 

能否中兴?

在一次赴清华大学的演讲中, 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师隈研吾随口的一句:“不知道中国是不是也有榫卯结构的作品……”引起台下一片哗然。但细忖度之,榫卯结构之所以在日本能够传播和复兴也是有原因的。

不可否认,榫卯作为一门建筑技艺,如果要具有长久的生命力,使其能够代代流传,除本身的精巧与华美外,还必须能够在实用性与环保性上符合时代要求。而震性作为榫卯的可取之处,至今在很多日本建筑上都有所体现。

 

不仅如此,隈研吾还凭借着自己一手将榫卯结构玩的出神入化的绝活,于2002 荣获了芬兰自然木造建筑精神奖。其代表作位于日本爱知县的春日井市齿科博物馆研究中心,以及同为日本建筑师坂茂设计的瑞士苏黎世木架构建筑,作为当代榫卯技术的代表作,都获得了国际建筑界的高度赞许。

 

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,各种3D触屏技术,突破了纸质教科书平面传播榫卯立体构造的局限性,开始以一种崭新的科技形式,传播古老的技艺。

 

2014年中国北京一家IT公司,率先推出了一款名为《榫卯》的IOS应用,不仅以APP的形式,将鲁班锁、孔明锁、三通、十八罗汉等等榫卯类玩具变成3D在触屏上还原,更介绍了许多与榫卯历史相关的木工知识。包括樟木、黄梨木、榉木等木料的产地、历史和各自的特性,和铲、凿、刨、尺、规等各种木匠工具的详尽介绍。

 

也许在科技时代冲击传统生产力的今天,已经不会再出现如鲁班这样的制木巨匠,榫卯技艺注定只能成为一些历史景点的知名地标,和几种供人把玩的益智类玩具,但至少这样的存在,能够让人们看到这种木与木之间无需钉子与胶水的独特连接方式时,不会感到陌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