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却“屈原”文化,汨罗江开发项目何以为继?

2017年05月29日

于一个民族而言,传统文化就好似一笔丰厚的遗产,后人加以经营,使其更加厚重、广博;但也有人选择坐吃山空,甚至不惜以杀鸡取卵的的方式对其进行挥霍消费。

时逢端午,在2017年全国旅游投融资促进大会上,湖南省汨罗市汨罗江端午文化产业整体开发项目入选,对于一个以循环经济和废品加工为主要支柱产业的县级小城来说,如今要靠着一条江和一个两千多年前跳了江的诗人创造GDP,颇有点大笔遗产从天而降的感觉。

 

印象当中的汨罗江,是楚辞里的汨罗江,江边有芳草依依,江煮上美人伫立,江心泛舟的渔父张口唱出的船歌,都富含着满满的处世哲理。印象当中的汨罗江,江水必是极为清澈的,高洁如三闾大夫,宁可跳入湘流葬身鱼腹,亦不与世俗同流合污。

 

       正是这样的汨罗情结,加上端午的3天假期,给了现如今汨罗市政府开发汨罗江端午文化项目的底气,信心满满的在要用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,建起屈子文化园核心景区、端午文化产业发展区、屈原墓保护区等等伪古建筑带动当地GDP,可见,在当地政府的开发思路中,修建后天的人造景观是“端午文化”的重点。可是,现实中的汨罗江,又究竟是何面目呢?


历史上的汨罗江,只是湘江的一支,是一条非常普通的水域,沿岸亦没有什么独特的自然、人文景观。而今天的汨罗江,受到工业发展的影响,如前文所述,近些年来汨罗市一直以循环经济和废品加工为支柱产业,其水质的污染情况已经到了肉眼可见的程度,如果放在今天,相信屈原看了这江水后是绝对不会跳的。

从旅游GDP上说,一些想抱着几千年前的历史文化啃老的当地政府,这么多年来不把环境搞好,看到近些年旅游业火了,就想把先人拖出来炒作,着实不太厚道。

其实不仅是汨罗江,古人笔下好多山川湖泊,现如今都已在过度的开发与污染中变得面目全非,与其抱着文学情结去实地寻访,结果往往是相见不如怀念。从这个角度出发,这种旅游项目的可持续性也值得怀疑。

执政者与其砸钱去修建屈子庙、衣冠冢等不伦不类的仿古建筑,不如先扎扎实实将环境治理好。毕竟,在我国境内,一直保存完好的古迹并不多,经济大潮下,当地人也很少还保留着曾经的风土人情和精神气质。

 

欧洲可以在中世纪保留下来的古堡上进行修葺,实现城市更新,那是因为其城市格局和古堡建筑上依然留有当时的历史风貌。而我们却只能凭着自己的臆想,迎合着市场经济的审美,平地起高楼。

对于修建假古董这回事,一群生活在现代都市中,在钢筋水泥混凝土里吹着空调喝着咖啡的人,怎样去模拟曾经在雕梁画栋中、琉璃灯笼下享受红袖添香的古人心境和审美?毫不客气的说,一些仿古建筑竣工之日便是将丑陋公示之时。

 

现在旅游业做的好的地区,很少是抱着历史、抱着古人啃出来。即便是国内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民宿,也是凭借设计师对文化的理解,结合自己的审美,设计出的带有中国元素的现代建筑。而且这些民宿多半是结合了当地良好的自然生态资源,打造出整体的宜人、宜居环境。

回过头来说端午文化,同大多数的传统文化一样,由于历史上的特殊原因,我国许多的有形文化,包括建筑、古籍等几乎所剩无几,出于现代市场经济的需要去恢复,结果只能劳民伤财。真正珍惜传统文化的人,不妨将眼光放在无形的文化领域,通过教育口口相传,形成一种融入在每个人基因里的文化气质。

 

比如我们的邻国日本,即便不知道唐朝时期的“遣唐使”与“鉴真东渡”的历史,来到日本奈良街头,也会被其浓郁的唐朝文化所感染,这种文化的体现不仅是在目光触及的街景建筑上,居酒屋里传来的隐隐的音乐、寿司师傅匠人气质的摆盘、人们打招呼时的举手投足,都是一种文化的体现。

最深入人心的文化,往往是大而无形的,不是仿古建筑的博物馆中几本资料、几件展品能够诠释和展现的。如果汨罗江确实承载着千年流传下来的端午文化,其也必然是蕴含在楚地的风土人情中,如果这种风土人情已在茫茫的历史大潮中泯灭,那么不妨把眼光从仿古建筑上移到文化建设中。

 

当然,治理好环境依旧是首要问题,环境不仅关乎经济,还关乎生计。所谓芳草美人,希望有朝一日,楚辞中提到的各种植物,依旧可以在汨罗江的沿岸找到现实得到蓝本。